数字化运营的四个核心目标

 

数字化运营的四个核心目标

 

在加速到来的数字社会,数字化运营必将成为每个企业的战略选择。什么是数字化运营?数字化运营的核心目标是什么?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彼威达的观点。

要实现数字化运营,首先企业要站在端到端的全局视角,就“收入来源点、成本支出点、时间消耗点、风险监控点和绩效驱动点”进行有效识别,利用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进行实时监控并定期采集数据;把实时决策融入业务运作流程,实现自动化;对于不能实时自动化的部分,通过数据分析来发掘洞见,以此提高运营决策的适宜性,最终实现数据驱动的运营决策及执行,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、更好的服务和更好的用户体验,进而实现业务结果。

数字化运营的核心目标是什么呢?我认为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:

      1. 满足客户要求:就是要实现及时、准确和高质量的交付。

      2. 管好运营细节:全面落实现场现物的持续改善意识,实时监控运营过程的方方面面,提高一线工作的透明度,并与客户需求及关键业务结果建立清晰的逻辑关联和数据关联。

      3. 提升内部能力:营造用数据说话,凭数据做决策的工作氛围,促进数据思维的养成和践行。

      4. 推动端到端改善:站在全局高度,量化端到端流程的运作瓶颈。基于量化的分析,集中火力,施行一系列能提升整体绩效水平的持续改善项目。

有人认为,只有流程IT化之后才能实施数字化运营,对此,我不完全认同。一般来说,流程IT化后,数据来源可能会更加广泛,获得数据将更容易和准确,这是利于数字化运营的;不过即使手工获取数据,在数据量有限的情况下,也可以应用数据分析来提升对运营过程的洞察,并做出更好的运营决策。

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位战争天才,他就是被毛泽东评价为“无以伦比的常胜元帅”的林彪。林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、战无不胜,靠的绝非简简单单的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而是胜人一筹的数字化分析水平。江湖上关于林的战争传闻很多,最有传奇色彩的可能要数“他利用数据分析活捉廖耀湘”这件事。

自1948年辽沈战役,每天深夜林彪都在东北野战军前线指挥所里听取军情汇报,由值班参谋读出下属各个纵队、师、团用电台报告的当日战况和缴获情况,而林彪则认真细致地记录着大量数据。在一次关于“胡家窝棚那个战斗的缴获”中,林彪敏锐地从一个数据的微小变化中察觉到了异样,林彪用三个疑问确定了问题的关键所在:

      1. “为什么那里缴获的短枪与长枪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      2. “为什么那里缴获和击毁的小车与大车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      3. “为什么在那里俘虏和击毙的军官与士官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林彪大步走向挂满军用地图的墙壁,指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说:“我断定敌人的指挥所就在这里!”事实上,林彪可以如此笃定,正是得益于他高品质的数据化思维:拒绝思维懒惰,坚持深度思考 - 长期的数据记录和分析,让这些枯燥的数字在林彪脑中形成了系统化的“数据库”,所以一旦出现偏差,他便可以及时发现不同,推理出准确信息,找出关键价值所在。

在林彪推理得出的情报的指引下,新六军的指挥所很快就被连锅端了。新六军军长廖耀湘,这位出身黄埔并留学法国著名的圣西尔军校、参加过滇缅战役的名将,想不到自己精心隐蔽的精悍野战司令部这么快就被灭掉。而当他得知林彪是如何做出判断之后,他说:“我服了,败在他手下,不丢人。”

总之,数字化运营是一种意识、一种思维和一种能力,它依靠IT,但不依赖IT。

18613818198 13512040770
数字化运营
数字化运营的四个核心目标
编辑:BVDA

数字化运营的四个核心目标

 

在加速到来的数字社会,数字化运营必将成为每个企业的战略选择。什么是数字化运营?数字化运营的核心目标是什么?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彼威达的观点。

要实现数字化运营,首先企业要站在端到端的全局视角,就“收入来源点、成本支出点、时间消耗点、风险监控点和绩效驱动点”进行有效识别,利用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进行实时监控并定期采集数据;把实时决策融入业务运作流程,实现自动化;对于不能实时自动化的部分,通过数据分析来发掘洞见,以此提高运营决策的适宜性,最终实现数据驱动的运营决策及执行,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、更好的服务和更好的用户体验,进而实现业务结果。

数字化运营的核心目标是什么呢?我认为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:

      1. 满足客户要求:就是要实现及时、准确和高质量的交付。

      2. 管好运营细节:全面落实现场现物的持续改善意识,实时监控运营过程的方方面面,提高一线工作的透明度,并与客户需求及关键业务结果建立清晰的逻辑关联和数据关联。

      3. 提升内部能力:营造用数据说话,凭数据做决策的工作氛围,促进数据思维的养成和践行。

      4. 推动端到端改善:站在全局高度,量化端到端流程的运作瓶颈。基于量化的分析,集中火力,施行一系列能提升整体绩效水平的持续改善项目。

有人认为,只有流程IT化之后才能实施数字化运营,对此,我不完全认同。一般来说,流程IT化后,数据来源可能会更加广泛,获得数据将更容易和准确,这是利于数字化运营的;不过即使手工获取数据,在数据量有限的情况下,也可以应用数据分析来提升对运营过程的洞察,并做出更好的运营决策。

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位战争天才,他就是被毛泽东评价为“无以伦比的常胜元帅”的林彪。林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、战无不胜,靠的绝非简简单单的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而是胜人一筹的数字化分析水平。江湖上关于林的战争传闻很多,最有传奇色彩的可能要数“他利用数据分析活捉廖耀湘”这件事。

自1948年辽沈战役,每天深夜林彪都在东北野战军前线指挥所里听取军情汇报,由值班参谋读出下属各个纵队、师、团用电台报告的当日战况和缴获情况,而林彪则认真细致地记录着大量数据。在一次关于“胡家窝棚那个战斗的缴获”中,林彪敏锐地从一个数据的微小变化中察觉到了异样,林彪用三个疑问确定了问题的关键所在:

      1. “为什么那里缴获的短枪与长枪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      2. “为什么那里缴获和击毁的小车与大车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      3. “为什么在那里俘虏和击毙的军官与士官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?”

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林彪大步走向挂满军用地图的墙壁,指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说:“我断定敌人的指挥所就在这里!”事实上,林彪可以如此笃定,正是得益于他高品质的数据化思维:拒绝思维懒惰,坚持深度思考 - 长期的数据记录和分析,让这些枯燥的数字在林彪脑中形成了系统化的“数据库”,所以一旦出现偏差,他便可以及时发现不同,推理出准确信息,找出关键价值所在。

在林彪推理得出的情报的指引下,新六军的指挥所很快就被连锅端了。新六军军长廖耀湘,这位出身黄埔并留学法国著名的圣西尔军校、参加过滇缅战役的名将,想不到自己精心隐蔽的精悍野战司令部这么快就被灭掉。而当他得知林彪是如何做出判断之后,他说:“我服了,败在他手下,不丢人。”

总之,数字化运营是一种意识、一种思维和一种能力,它依靠IT,但不依赖IT。

Copyright (c) 2016 www.bvda.net 版权所有:彼威达管理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
京ICP备16034192号 电话:010-88812750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升科技园